那天,刘备托“的胪牌”宝马的福,从潭溪水中一跃至对岸,将前来追杀的蔡瑁吓得脸都青了。蔡瑁不知道这匹就是日后负唐三藏西天取经的“小白龙牌”宝马,以为有神人相助,慌忙带人撤去。
第二天一大早,赵云已经到了,水镜先生安排了流水席,正招呼众人吃自助餐。刘备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张口欲问昨晚之事,被水镜先生先开口挡住了:“我已经差人将卫星监控系统送至新野,不日即可开通。设备免费,信息费照算,给明公打个六折,每年十万银子如何?”刘备暗暗叫苦,口上忙谢道:
没过几天,曹军到达荆州城外,先锋吕匡、吕祥叫阵,被张飞、赵云分别斩于马下,曹仁不敢久战,挥兵直接到达新野。不等曹仁安营扎寨,刘备的部队已经等候在新野城头了。刘备初战告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准备调兵遣将时,抬头看关羽、张飞两个契弟时,发现眼神不对,好像有些胆怯。心里明白了:“连我都是腿肚子发软打颤,何况这两个大老粗?!要不是这单福想出风头、我要死撑门面,我也要逃了。”于是拿出令牌:“赵云听令
司马徽正送走诸葛亮。这诸葛孔明已经三番五次前来闹事了,并扬言“再不给他推荐给刘备(因为孙权那里有他的兄长诸葛瑾了,曹操那边这帮人也不欢迎他去,而袁绍兄弟已经破产),他就要毛遂自荐了”。并且加了句“工资少一点也干!”把个司马徽急得也无计可施。
徐庶前脚刚走,司马徽后脚就踏进刘备家中。司马徽是来确认一下徐庶是否按计划执行,因为设计谋容易执行难,能否使其成功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徐庶不走,诸葛亮那边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有创意的借口去搪塞了。刘备一见司马徽,如同见到亲人般,那“刘备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哭丧着脸对司马徽道:“水镜先生啊!你来得正是时候啊!徐元直走了!我怎么办啊!”
刘备就惨了,虽然徐庶就来了几个月,但大小事情全部由他大包大揽,包括为刘备挈水壶、倒马桶,如今,哎,这究竟是什么日子啊!这样的人才去哪里找啊!刘备深刻地体会到有参谋和没有的参谋的巨大区别。天不可一日没有太阳,人不能一天没有参谋。刘备于是召开“桃园兄弟会”常委扩大会,讨论关于聘请参谋或军师的事。刘备的会上激动地说:
为了更加彻底、坚决、果断、完全地揭露柳下惠的真实面目,诸葛亮召开了“揭露柳下惠真实面目批判大会”,协会上下同仇敌忾,引经据典,引用古今中外名家的经典理论,特别是用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将柳下惠那天在长亭与一名不知名女子共度雨夜的故事进行立体的、全方位的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诸葛亮经过几年的努力,和被“水镜山庄人才培训学院”的历届师生评选为“泡妞四勇士”的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徐元直四人结为死党。但和诸葛亮齐名的是庞统,字元统,号凤雏,合称“龙凤”,并被人用于在芝麻汤圆、水饺、包子、鱼丸、贡丸等冷冻速食的商标上。
回到新野,刘备拨通司马徽留给他的热线电话:“水镜先生吗?请速来新野一趟,我有要事相求,顺便将卫星系统的信息费结一结。”司马徽看在有钱收的份上,答应明天就到。水镜先生一进门,刘备就将一张可以全国通存通兑的10万两银票奉上:
只见从屋里出来一位长得“玉树临风”那种类型的酷,仪表堂堂,满面红光,手里摇着一把羽扇,脑后扎一把艺术家辫子,留着山羊胡,穿一身汉服,刘备一见就喜欢,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孔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