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8日至15日,台州市委组织赴四川、西藏慰问考察,看望台州籍第四批援藏干部,同时,慰问参与西部开发的台州商人。慰问团一行16人,我是团员之一——我们温岭也有一名援藏干部,在那曲地区嘉黎县教育局任职。根据慰问考察团的统一安排,早上8:20,从台州市行政大楼出发,赶赴温州机场,乘坐11:20的航班飞往成都。目前,除却北京、上海,其他城市尚无直达西藏的航线。入藏,必得经成都中转——这
此次川藏之行,说定往返一周,时间不长,不需多少换洗衣服,也就没多少行李,托运不托运都无所谓。倒是为一箱杨梅的托运还是随身携带,费了点周折。 来自仙居的赵先生带了两箱仙居杨梅。一上车,就请大家品尝。 我们没多想什么,纷纷品尝杨梅,并出于礼节地给了几句赞扬。 团长可就不一样了,想得很周全,让我们不要贪嘴了,捎一箱给援藏干部,并把这一艰巨任务交给了赵先生。还半开玩笑
开始登机了。 因为是暑期里,我们这趟航班总有不下三分之一的中小学学生,还有几位特别可人的幼儿。他们中多半有家长领着,也有结位而行的。唯有一位一身粉色裙装的小女孩,是独自乘机。 看那小女孩,也就五六岁的学前儿童,还是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女天心宝宝,却是出奇的老练。胸前挂个花色的大标牌,差不多盖住了整个胸襟,一下子就把我们的目光吸引过去了。那牌子的设计也很特别,画有淡彩的水粉
想到热情的李先生,想到曾经逗留一天的成都,我忘了丢失铜锁的烦恼,开心地随大家步出机场。 成都真的是天府之都,连夏季也有宜人的温和,地面温度才只28度,凉风习习的好舒畅。 机场离市区很近,半小后,我们已经来到入住的宾馆。 下午没安排公务,稍事休息后,我们相约去杜甫草堂。 成都有不少风景名胜和人文景点,半个下午的时间,只能就近走走,杜甫草堂离我们入住的宾
回到宾馆稍事休息,就到晚餐时间了。全是又酸又辣的川菜,新津豆腐黄辣丁,肥肠酸菜银丝粉,听听菜名就被呛得流泪,尝一口,更是火辣辣地咂舌发汗。有几道菜,还带点涩涩的麻味,感觉舌头都僵硬得不听使唤了。很不适应。可大伙说,到了一地,就得尝尝当地的风味,那叫饮食文化。咂着,呵着,还真品出些文化来。有一道点心,叫酸菜抄手。我想,那一准也是酸辣味的,并不敢贸然动筷。可这菜名引起了我的好奇。抄手?什么抄手
说罢龙抄手,印象深刻的川味晚餐也就结束了。时辰已是月上柳梢头的黄昏。夏日天长,并不见黑。我们相约去附近的街巷散步。出宾馆就是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环境十分清幽。行道两旁是一排排整齐站立的榕树。南国的榕树,一俟长到蜀府,就有了一些变化。树身变得纤长了,枝条变得柔软了,树叶也变得细小、翠绿。随风扭摆的情状,仿佛水乡的垂柳,顿觉晚风宜人的凉爽。又有一些开着红花、白花的夹竹桃,在晚风中“扑扑”、“簌
昨晚的雨,过后还下过一阵子。暑热全被驱散,美美进入梦乡,一觉睡到大天明。早上起来,首先想到要看看雨后的锦官城。我想,经过巴山夜雨的滋润,锦官城内,会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树会更秀挺,红花会更妍丽,满城但见织锦般的多姿多彩。那才配叫锦官城。走到街上才知道,全然不是。我忘了,锦官城,还是个雾城。空气尽管清新,绿树红花也尽有她们的秀挺与妍丽,只是不见蓝蓝的天,白白的云。
早饭后,团长宣布,上午去都江堰,考察水利工程;下午去台州商会,慰问台州商人。都江堰之行,有成都接待处的姬小姐担任向导。姬小姐是都江堰人,很为自己的家乡能同时拥有青城山和都江堰两项世界文化遗产而骄傲。夸说,美丽的都江堰市,拥有六山一水三分田之利,五条河流绕城环行,人居环境十分优越。市民平均寿命超过80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多8岁。
看罢都江堰主体工程,我们想去二王庙祭拜李冰父子。经过秦堰楼底层时,被一幅壁画吸引住了。这是一幅大型组画,从岷江截流、堤堰合拢和引水浇灌等不同侧面,反映了四川百姓对都江堰水利工程的称颂和他们对于李冰父子的景仰。来都江堰观光考察者,多会在这幅历史画卷前驻足,又多会被其中竹笼截流的场景所震撼。我也深被震撼:波涛汹涌的岷江水,竟能驯服于极其寻常的竹笼、卵石和木桩!竹笼截流,都江堰又一个不可思议的伟
结束都江堰水利工程的考察,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但热情的小姬还是安排我们去她们的市区转了一会。天开始下小雨了,本来就潮湿多雾的都江堰市,更是氤氲着烟花春雨似的柔美。过车窗,我们看到了水网交叉的河道水渠;看到了绿树成荫的广场公园;看到了优闲地行走在红花绿树之中的市民,……都江堰市,确是一座风景秀美、宜于人居的城市。雨止时,我们要求下来走走,感受一下真实的都江堰市。小姬便安排我们就近看了一个花园
今天,正式起程去西藏。5:30的晨间航班。约定3:30起床,4:00去机场。昨夜,锦城又有雨,润物细无声的小雨。清晨,雨是停了,润湿的雨意还在。再次感受到巴山夜雨的入时与细柔。出北城,不一会就驶入机场高速。出北城,不一会就驶入机场高速。团长问,人到齐了没有?大家半开玩笑地说,该来的都来了,没到的请举手。
初次入藏的朋友都有些兴奋,有像我一样神迷雪域阳光的,有看上了机场停泊的大型客机的,也有争着要把藏汉两种文字标识的“拉萨”招牌收进镜头的,……“过来,过来!”团长在喊了,让我们快点出去,接机的朋友等急了。前来接机的有我们台州的援藏干部,也有拉萨、那曲的藏族朋友。他们共同策划了一个简短而又隆重的机场欢迎仪式。仪式是完全按照藏族风情举办的。三位藏族姑娘,一身庄重华丽的藏袍,手捧制作精良、图案精美
迎宾馆是离布达拉宫最近的宾馆,西藏朋友一定是猜到我们对布达拉宫的神往了。宾馆大厅里有两幅巨大的油画,画的都是布达拉宫,一幅是正面的,一幅是侧面的,都很美,是布达拉宫本身所具有的壮丽神奇之美。这再次激起我急欲参拜布达拉宫的强烈愿望。可是,团员中已经有人出现高原反应。团长说,先用午餐,再稍稍休息一会,下午去布达拉宫。
如此匆匆进出向往已久的圣殿,谁都觉得意犹未尽。说实在的,那么渴望走进西藏,走进拉萨,很大程度上为要走进神圣的布达拉宫。为此,我们追梦几十年。哪能就这样看一眼就离开呢。好在拉萨是座日光城,天日长着呢。就是我们无奈地走出白宫红宫时,还有一拨又一拨的藏民通过北坡售票处那扇红色的大门进来,我们就知道,圣殿外面的参观大约还可以延缓一些时间,就又各自转悠去了。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刚刚走进大门的藏族老阿婆。
“走了,走了!”上山时,我的脚步最轻松最快捷;下山时,我总掉队。不是走不动,是布达拉宫实在令人倾倒。下山道上,也有迷人的景致。才迈出北门,就被一组好看的背影吸引住了。一位藏族汉子带着三位藏族姑娘,趴在北坡的女儿墙上喜看拉萨新面貌观景呢。悄悄走近他们,顺着他们的视线,我看到了环抱拉萨的连绵雪山,看到了绿树掩映的拉萨新城,还看到一座碧波荡漾的湖泊。
傍晚时分,那曲区委的多托书记赶到了,明天,他要接我们去那曲。随行的还有那曲地区人大和那曲区委组织部的领导。拉萨距那曲有300多公里,多托书记他们专程赶来拉萨,这可是远迎了,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藏族朋友的真诚与热情。有个简短的见面会。团长和多托书记都讲了话,各自介绍台州、那曲经济社会发展现状,为的是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也是互致问候与祝福。援藏干部也讲了话,汇报进藏以来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情况。气氛非常友好。
今天去那曲,路途有些远,约定6:30叫,7:00吃早餐,7:30出发。我想趁早再看看拉萨,5:30就起来了。圣地拉萨也已经早早醒来,被朝圣的藏民叫醒的。布达拉宫、药王山、大昭寺,到处是绕山转经和伏地叩拜的僧众。朝圣队伍中不乏女性。你看她们,尽管老在地上趴呀爬的,仍然打扮得十分端庄漂亮。有的是一身艳色藏袍,大红的,橙色的,红底绿花的,非常抢眼。有的则于腰际间系一条缤纷的长围裙,再扎一条宽宽的
痴迷于美丽动人的拉萨早晨,拖到7:15才回到宾馆。担心要被大家责骂,赶紧去餐厅,喝了满满一杯酥油茶,又自己动手捏了一个糍粑团,风卷残云般地又吞又咽。早餐解决啦。快步跑去大厅。居然还有比我迟的队友,才从楼上下来。见了面就诉苦,折腾一宿,根本没法入睡,脑袋昏沉沉的,早餐也没胃口吃了。听说我一大早又出去乱跑,他们是羡慕到生妒。
大约9:40,被告知进入那曲境地了。首先看到的不是辽阔的大草原,而是连绵的青草山。这些青草山,差不多大小,差不多形状,圆圆的,尖尖的,平顶宽边的,倒扣在雪河边,抛撒在草地上,多像雨后新长出的一朵朵蘑菇,只是都扮巧地抹上了青草的汁液;也像藏族姑娘们戴在头上的遮阳帽,只是都俏皮地染成了春天的颜色。比较一路看到的雄伟雪山,这是另一种风格的秀丽。这些青草山也有个性,清一色的只长短小细密的针叶状青草,不长树木,就连低矮的灌木丛和小乔木也不长一棵。又是那么干净,那么翠绿,仿佛植了密密的绿绒。
风云突变的羌塘草原,忽地不见了透亮的蓝天,不见了飘忽的白云,不见了绿草地上优雅觅食的牛羊,雪山也被滚滚袭来的乌云笼罩住了。叶部长指着北方铅灰、低垂的天幕说,那边肯定已经下雪。“看情势,很快就会飘到那曲草原,得赶紧离开!”“走!抢在风雪头前。”班觉师傅喊一声走,就踩下了油门。
告别飘香的酸奶小屋,告别热情的藏族母女,我们继续走在返回拉萨的高等级公路上。因为在酸奶小屋逗留久了,要追赶团长他们的车子,看来已是不可能。叶部长说,下午,不再有公务活动,回去拉萨也是休息,不如慢走慢行,把沿途的风光看个够。“来趟西藏也不容易,能多看点就尽可能多看点。”我在心里十分感谢善于体谅他人的叶部长。班觉师傅也特别善解人意。他对我说,你看着吧,有特别想看的,就说一声,我可以停下车子。
上午赶去那曲草原时,看到一片黄绿相间的原野,以为是遍地开花的草场。“好美的草场。还翻腾着波浪”“哪有翻腾波浪的草场呀?”班觉说,那是正在抽穗的燕麦和正当花期的油菜花。“是吗?”西藏盛产燕麦,这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也能栽种油菜。而且,竟然在盛夏时节,绽放金色的花朵。“青青燕麦,灿灿菜花,绚丽的花海。”“很想看看吧。”“那是。”“这样吧。下午返回时,带你去看花海。”我记着这话呢。当窗外再次闪
昨天的那曲草原行走,高原反应的人数增加,症状也加重。听他们自诉,头痛,胸闷,恶心,失眠,……“总之,说不出的难受。”我的状况很好,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想着在有限的时间里多走走,多看看。大昭寺,小昭寺,哲蚌寺,八角街,药王山,罗布林卡,都想去。依了我的愿望呀,还想重上布达拉宫呢。拉萨,这历史悠久的古城,这座世人瞩目的圣地,着实让人神往、着迷,怎么看还是看不够。当然,最后还是听团长的。
进了大昭寺的正门,是一个露天的大庭院,围绕四周的是金顶的佛殿和七彩的长廊,顿觉一阵清凉、快意。一度烦躁的心绪,也随之宁静下来。走来一位笑容可亲的红衣喇嘛,领了我们参观大昭寺。与所有藏传佛教寺庙一样,大昭寺的参观路线也得按顺时针行走。“这是藏传佛教的地域特色,也是藏传佛教的一大规矩。”红衣喇嘛强调说。他让我们仔细观察一下,不论是朝圣者手持的小转经筒,还是佛寺围廊的大转经筒,都是按照顺时针方向
朝拜过金顶的法轮与神鹿,多数朝圣者还会依凭半胸的金顶雉墙,远眺他们崇敬的红山和依山而建的布达拉宫。又有一番朝拜,还是那么地虔诚,那么地信赖。这让人有些不太明白:在大昭寺转经朝圣,却又去朝拜红山和布达拉宫。这不有身在此寺,心思他方神佛之嫌么?藏族朋友则说,在西藏,没有这样的忌讳。当年松赞干布建造布达拉宫,是为要迎娶来自大唐的文成公主。之后建造的大昭寺,则是为了供奉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佛像。布达拉宫与大昭寺两座神殿,是互相照应的。
下午14:30,我们去罗布林卡。关于罗布林卡, 我们在到达拉萨的第一天就听说了。参观布达拉宫时,讲解员老说到罗布林卡,说那是历世达赖喇嘛的“夏宫”,是一座带点江南风格的园林,是炎炎夏日的清凉世界。受了大昭寺广场曝晒的我们,很想去清凉的罗布林卡歇歇凉。路经东南角的西藏博物馆时,又先去参观了。
今天,我们去日喀则。拉萨接待办的冬梅主任,是我们日喀则之行的兼职导游。我们认得这位主任,入藏第一天,她曾到机场接我们;布达拉宫的参观,也是她领着我们去的,彼此已经不再生分。见了面就问,日喀则,你们藏语喊什么呀?冬梅说,日喀则,藏语称“喜噶次”,意为“如意庄园”。“喜噶次,如意庄园,……想必是古老的山庄,美丽的林园喽。”“是啊。日喀则是一座拥有500年历史的高原古城。境内有雄伟的喜玛拉雅山,有美丽的雅鲁藏布江,还有历代班禅住锡的扎什伦布寺,……” “你是说,这一路过去,能看到喜玛拉雅山和雅鲁藏布江?”
聆听藏歌,浏览美景,行程变得欢快而轻松。看不尽的雪山,看不尽的圣河。人不疲劳,视觉疲劳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坐好啦,爬坡喽。”班觉师傅一声断喝,让一车人猛然惊醒。“爬坡就爬坡呗,这么好的公路还怕什么?”“睡迷糊了吧。看看车外,我们走到哪里啦。”探头一看,吓我一跳。我们正在攀爬的,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盘山道,窄窄的砂石路面,只允单车行走。“不说318国道可以直通日喀则么,为什
从岗巴拉山口到羊卓雍湖,海拔高度下降不到500米,盘旋而下的山道则有十几公里,坡度大,路面窄,班觉师傅不敢开快车。冬梅就继续为我们讲述神山圣湖的故事。“我们西藏有三大圣湖,都与神山相依恋,都有美丽动人的传说。”位于岗仁波齐山脚下的玛旁雍错,海拔458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泊,人称“江河之母”。“传说,玛旁雍错是王母娘娘的西天瑶池。”“王母娘娘的瑶池不在昆仑山么,怎么跑到岗仁波齐山来
“再见了,岗巴拉山。”“再见了,羊卓雍湖。”车子沿着羊卓雍湖蜿蜒前行时,我们依依不舍地向神山、圣湖道别,仿佛那是亲密的情侣,心爱的家人,亲切的朋友。眼里含了晶莹的泪。那感受是真切的,真实的。朋友,若是你们也能走趟西藏,去翻越神山,去朝拜圣湖,去亲近藏民,准会和我一样,时时会泛腾意想不到的感情波涛。我是到了西藏,才知道什么叫感情波涛——它会从你的心底,汩汩潺潺地涌起,涌起。团长说,那就叫西藏
听罢宗山保卫战的英雄故事,很想登上宗山之巅,去看建造于公元967年的古城堡;去看100年前抗击英军立下赫赫战功的古炮台;去看陈列英雄史迹的纪念馆。可是队员中已有多人出现高原反应,攀登海拔4020米的宗山堡显然有些困难。冬梅建议我们去看看宗山脚下的白居寺。“白居寺始建于1390年,距今已经600多年。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刹,也是一座英雄的寺庙。在两次抗英保卫战中,僧侣们都表现得非常勇敢。”
匆匆跑下万佛塔,匆匆跑出白居寺,赶紧归队——说好只看半个小时的,被我抻长了三十分钟,要挨批评了。带着深深的愧疚,见面先道歉。“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久了。”队友们报以理解的微笑。团长笑笑说,你呀,老让大家等,还下不为例呢。要批评。但也要表扬,就你最勇敢,也看得最认真。“接受批评,接受批评。”16:30我们告别宗山堡,告别白居寺,告别万佛塔,离开英雄的江孜城,赶去日喀则。
今天上午参观扎什伦布寺。这是西藏最大的寺庙之一。昨天的长途奔波,有点累。美美地睡了一觉,精神气又回来了。早晨7:00,我醒来了。推窗探望,高原晨风扑面而来,冷飕飕的,仿佛已是秋天。窗外的景象,是有了秋意。看那排杨树,浓绿中有了金色,叶片湿润润的发亮,仿佛濡了秋霜或是秋凉时节的白露。空气中,还飘渺着淡紫的晨雾,把早醒的太阳染成了一轮温柔的紫日。没有朵状的白云,但见蓝紫色的天空。
出强巴佛殿,继续往东,就是五大殿之二的的世班禅灵塔殿。这是一座存放十世班禅灵塔的祀殿,1990年9月动工建设,历时三年才建成。总面积1933平方米,高度为35.25米。十世班禅灵塔殿的总体风格还是传统的藏式碉楼,墙体全部采用花岗岩砌筑,坚固而厚重——据说,墙体的厚度有1.8米,能抗8级地震。灵塔殿的顶部,覆以四角飞翘的金色屋顶,这又明显融入了明清时代汉式殿堂的建筑因素,显得灵动而华丽。
“看了那么多的班禅灵塔、祀殿,也该有班禅宫殿吧。”“有啊。那片白色建筑,就是班禅宫殿。”“有啊。那片白色建筑,就是班禅宫殿。”班禅宫殿,藏语叫班禅拉章。相对措钦大殿的红宫别称,班禅拉章也叫白宫。这多半是受了布达拉宫的影响。在建筑风格上,班禅拉章更接近藏族民居。整幢建筑呈品字形,当中为正殿,两边是对称的厢房。厢房是木构架的二层楼。底层架空,只是通道或杂物间。二楼是连廊,与正殿相通。
我们知道,告别须弥山下的扎什伦布寺,告别如意庄园的日喀则,川藏之行已经接近尾声。说也奇怪,进藏也就四天,也就到过拉萨、那曲和日喀则,可我们都觉得已经走了很久,走出很远。临到告别时,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思恋与惜别。这或许就是心路历程吧,它会比实际行程更加久远,更加让人难以忘怀。西藏,曾经是那么遥远,那么神秘。记不清多少回梦里追寻,梦里探访,终于梦想成真,走进圣地,攀上雪山,临近圣湖,……这自然不